现在银行印钞太多,钱应该贬值,为什么物价不上涨?

知乎热榜2个月前发布 NIUC!
270 0 0

王克丹的回答

这里面有很多环节都值会比较绕,我们尝试理解下这个问题:

1)现代货币供应主要靠信贷创造

我们不从复杂的央行和商业银行如何创造货币供给,而是从居民角度来,首先的读者的货币资产是不是绝大多数都是以数字的形式存在于银行等金融机构?而不是现金,除了贪腐等非正当渠道的货币,这些钱放在家里反而不安全,而且现金并不会创造额外的收益,比如利息,所以多数时候钱更多是以无实物的方式在金融机构里面的数字。

那么银行要你的钱干什么,当然是把钱借给有需要的机构和个人,比如企业贷款,个人住房和消费贷款,从而赚取利差,而每放出去一笔贷款,还是上面的问题,大部分钱还是不会取出去,而变成银行的额外一笔存款,又可以放贷出去,限制放贷上限的就涉及到我们经常看到的法定准备金率,简单理解就是每放出去一笔贷款都要将一定比例交付央行保管,以应对特殊事件和控制市场的货币供给。

回到这个问题,你把100块钱现金存在银行,你的银行账户就有100块钱的购买力,而银行又以4%的利息把100块钱借给另一个人,另一个人的账户也会多出100块钱的购买力,市场就因为信贷而增加了货币供给。所以读者会发现,所谓的宽松货币政策,实际上就是想尽办法刺激市场借钱,最近一两年这类政策是刺激楼市和消费的主要政策,比如降低首付比例和利率,再比如增加消费贷款额度等等,都是期待增加信贷的方式增加货币供给。

2)信贷扩张周期之后,进入还款周期

当然,这种货币供给(信贷投放)原则上与市场的商品产出增速有关,这个参考值往往是名义GDP,当市场长期的货币增长大于名义GDP,就有通胀和资产泡沫的风险,而经济高增长和资产价格高增长,会带来市场过热的信贷需求,简单理解就是投资品预期收益20%,负债成本只有5~6%,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这就带来了市场超越经济实际产出的加杠杆热情,或者说实体经济产出无法覆盖这些负债所产生的的利息。

结果就是短期的负债增加直接间接的进入到特定的资产泡沫里面,而人们在货币幻觉下,都认为自己没有亏损,实际上这类债务支撑的资产价格受周期影响很大,非常依赖后来者的负债能力,假设后面的人加不动杠杆,无法为前面的所有环节的人提供收益,资产价格就会到顶,并且开始有人要高位套现,带来踩踏和资产价格崩溃。

这个过程中,往往有很多经济参与者负债极高,尤其是消费上,更多的投机支出,必然意味着能在消费上的支出有限,带来实体经济的下行,更准确来说就是消费相对产能不足,市场增长放缓,人们对未来悲观情绪增加,当时预期的不断增长的收入和现实形成巨大反差,收入是弹性的,债务是刚性的,进一步削减消费能力。

这就是资产泡沫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高杠杆带来的消费不足问题的叠加,更多的来源于居民收入增长和创造现金流的能力不足以应对过去过热周期加的杠杆。

3)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效率问题

这种情况下,政策的干预方式是进一步刺激信贷,或者说从2019年末到现在,长期都是处于信贷投放显著大于名义GDP的情况,可能对应的就是题目中关于“现在银行印钞太多”的描述,但实际上忽略了负债这东西,一旦进入以债养债的旁氏阶段,对于新增信贷的需求是幂指数级别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A地的债务余额为1万亿,利率8%,那么每年的利息就需要800亿,关键是这些钱早就花了,且没有新增的预算来偿还贷款,到期以后就需要借更多来防止违约,比如再借2万亿,偿还过去的1.08万亿,自己再剩点钱继续扩大开支,越往后利滚利对于新增贷款的要求越大。

旁氏信贷阶段最大的问题是救谁?

企业部门高杠杆,政府部门隐形高杠杆,居民部门也高杠杆,宏观杠杆眼看就要300%了,现在看来还是主要救企业来稳定就业,化解地方隐性债,主要靠发行新的明面债和中央政府债务,来置换过去的高息隐性债。

但问题来了,读者有看到直接协助居民去杠杆的政策吗?

除了利息上由于市场利率下降给了一些优惠,比如存量房贷利率,但多数时候降息也仅仅是希望居民继续加杠杆来维系旁氏信贷,严格来说,旁氏信贷在著名房企纷纷暴雷之后已经绷断了,只是没有出清不清楚里面有多少亏空罢了。

再简单一点的理解这个问题,你把钱借给信用风险的企业,借给自己集体所有制的国企,亦或者借给入不敷出的地方平台,同时靠增加中央政府负债的方式来扩大开支刺激市场,根本就没有多少利好流入到居民手里,居民又是无限责任,必然在经济不确定的时候自发的去杠杆,不仅不借钱,可能还会提前偿还存量的贷款,高杠杆下只能从日常消费中挤出,所谓的消费降级就是来源于此。

所以货币供给带来顶层的分配,且很多时候这些人借钱要么有限责任,崩溃了拍屁股走人,要么集体所有制,收益是家族式阶层式的,而负债则是集体的所有人的,要么给低效且监管不利的地方平台债,不管供给多少,无非是增加了奢侈品类的消费能力,很难有效的转化成大多数人的收入和福利,所谓的旱捞两个世界,发现市场投资和消费活动在信贷刺激下依旧疲软,想当然的认为是信贷投放的不够,继续加剧了这种冰与火矛盾,不需要负责的债务越积累越大,不违约要求的银行信贷也越来越高,越放水越缺水。

至于很多人提到的提升基本生活消费品价格拉高通胀?纯粹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你想象一下,如果居民的收入和福利保障没有提升的情况下,又是高杠杆周期,如果增加了基本生活开支,必然降低了偿付过去债务的能力,此外必然带来非刚性消费的下降,前者加剧系统性金融风险,后者加剧产能过剩危机,靠提高基本生活成本的方式拉高通胀得多愚昧才能想得出来。

王克丹:该加热的冰&该降温的火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