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的将军、元帅们是如何扛住心理压力的?

知乎热榜2周前发布 NIUC!
124 0 0

LtHarrySmith的回答

战场是非常残酷的。如果仅仅是纯粹的心理压力,那根本算不上阻碍,整体而言也扛不住,而是跟“现实中没有理想平面,摩擦是耗能的”一样的东西,是“现实中正常的摩擦力”。只能尽一切可能在压力下正常表现,把其他的事交给命运

近现代战争“指挥官自己失策”本来就是有可能被参谋团队修正的,当然也可能参谋团队最终选择了下策,这些真的都要交给“古希腊掌管运气的神”;另外自己的命令一开始就不能认为一定会被完美执行,战场突发情况,包括一线战斗人员因为自身紧张,意见冲突(虽然明面上要服从命令,但消极执行是可能的)等原因导致的动作变形也是完全正常的。这些三个军种都一样,尤其是严重依赖事实上就是不可能完全预测的水文和气象情况的海军,换句话说,“海军往往是最保守,传统,迷信的军种”这话不是随便说的,这个“迷信”也不是能随便就改的。

当然,近现代军队对高级将领肯定是有额外医疗保障的。但这个不是“为了减轻他们心理压力”那种温柔得不真实的情况,而是退而求其次,保障他们的身体基本健康,也就是不要让抑郁焦虑等心理障碍,包括前线的疲劳,高强度无休息脑力劳动等因素造成的躯体化症状过于严重那就谢天谢地了

这个我之前举过例子,只看二战太平洋战场,几个明显有病的:

老熟人柯蒂斯李梅:严重焦虑导致胃溃疡加重(症状躯体化),叼雪茄是掩盖胃疼的方式之一;轻度强迫症,喜欢反复清点机场上的轰炸机(亲女儿回忆);

瓜岛立奇功的威利斯李少将:没有任何方法干涉的严重失眠。个人的处理方法是一失眠就去看船上军官休息室里的恐怖小说,当然看完还是不困……最后胜利前夕过劳死(1945年8月25日离日本正式投降不到十天时心脏病猝死)应该和其有关;

登陆战指挥官特纳少将:严重酗酒;自毁倾向,硫磺岛之战前夕在肺炎高烧的情况下自虐式加班直接昏倒,差点挂了;

TF58参谋长阿利伯克准将:睡眠紊乱(带驱逐舰队,执行夜间任务过多的后遗症),无法长时间睡着不醒,只能间断式打盹;

USN第一官迷米切尔将军:怎么吃都瘦,体重下降速度过快,应该是植物神经紊乱。这个肯定不是因为他有良心(擦汗),就是打仗累得,1943年回家休养曾因此吓哭来迎接的老婆,回去歇一阵好多了。

在瓜岛表现不够强硬,“贪生怕死”的指挥官戈姆利少将:精神紧张导致免疫力下降,发烧+感染造成牙疼,那可真是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疼的根本没法离开前线去前线巡视(也有确实有点胆小的原因),海军陆战队们怨声载道。最后尼米兹将其撤换,马上回后方接受了全面休养治疗,简直跟又活了一遍一样。

那只能有病就吃药,先治标了。

另外表面上看起来从头到尾一直打了鸡血一样的哈尔西珍珠港后连轴转免疫力下降,中途岛前严重过敏性皮炎住院;稳重冷静的弗莱彻珍珠港后直到打完了中途岛和瓜岛前期都没休息,最后完全处于亚健康状态,不得不回后方休养,而不仅仅是被人穿小鞋;甚至是尼米兹司令本人都因为战时焦虑导致轻度帕金森症状转重,手抖,军医建议休息时练习手枪打靶;体重因焦虑快速上升,一度不吃午饭减肥。他们也都至少处于亚健康状态。可以说他们的战时决定基本已经是在极大的心理压力导致的这种亚健康状态下做出的。没有也不可能有人知道“如果他们完全身心健康的理想情况下”做出的决定怎样了,战争中的正常人身心不可能健康

其实他们的对手也一样啊,战争中后期开始日军指挥官的不少“逆天”行为比如逼迫平民和伤员自杀,负隅顽抗,“大和民族是食草民族”这些东西一方面是客观存在的邪恶,另一方面也是战局不利和旧日本军队内部的压抑残酷制造的“传染性精神病”,某种意义上是彻底被压力破防后的产物(比如冲绳本来还算防守得当,突然直接给对面送战绩的万岁冲锋)。

你如果非要说“能完全扛住”的,我觉得只有极少数天生就这样的人能扛住:

重巡洋舰“波特兰”号舰长劳伦斯杜博斯上校1942年5月到1944年10月连续执勤30个月未休一天假(我相信所有打工人都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分量),圣克鲁斯海战指挥自己的船舍身为“大黄蜂”号挡鱼雷结果3枚全没炸,瓜岛夜战在己方巡洋驱逐舰队几乎全灭,座舰船舵被打坏只能转圈,误以为己方战列舰已经撤退的前提下和队友协同击沉2驱逐舰,莱特湾负责防空一天之内击落9架敌机自身无损,获3枚海军十字勋章;

judging that he had moved eastward long enough to forestall any Japanese attempt to engage him, Admiral Spruance was considering his next course of action. Heading directly up the enemy’s line of retreat to the northwest would place his own forces in potential jeopardy, he concluded. Therefore, he came about to shape a course due west, at a leisurely fifteen knots. Thereafter, Spruance decided to get some rest. If ever the phrase “ice water in the veins” applied to a man, it was to Raymond Spruance. “I had good officers with me; they knew their jobs; they would carry on. Why should I not sleep soundly?”
(中途岛战役第一天晚上)斯普鲁恩斯上将认为他已经向东移动了足够长的时间,足以阻止日本人与他交战,于是他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他得出结论,直接向西北方向的敌人撤退路线将使自己的部队处于潜在的危险之中。因此,他决定以 15 节的速度缓慢地向正西方向航行。此后,斯普鲁恩斯决定去睡觉休息一下。如果说“血管里流的是冰水”这个形容适用于一个人,那就是雷蒙德·斯普鲁恩斯。“我身边有优秀的军官;他们知道自己的工作;他们会坚持下去。我为什么不能睡得安稳呢?”
——《断剑》

这个是老天爷赏饭吃。你是没法在海军学院毕业仪式上看出来的……当然第二个可能是炒股练的(擦汗)。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