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2023 年总和生育率降至 1.2,创历史最低,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

知乎热榜2周前发布 NIUC!
86 0 0

古都闲云的回答

日本应对少子化的对策实质已经失败,但是,在人口方面出现问题最早的日本,绝不是在应对方面做得最差的。

日本 2023 年总和生育率降至 1.2,创历史最低,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

说日本的对策失败,主要就在于这些对策没能扭转生育水平下降趋势、没能改善人口年龄结构。

可以看到,日本的生育率(汉译常为“出生率”,易与真正的出生率混淆)的反弹,仅仅是从1.26短暂回升到1.44,之后又出现了下降,并且2023年的1.20已经打破了前低。

另一方面,日本的出生人口实质上是连续50年下降,这些人口已经完全覆盖了育龄(15-49岁),使得日本目前尚有生育能力的人群完全呈现倒三角的衰退型结构

即使总和生育率马上就恢复到更替水平,在这种衰退型人口结构完全成型后,总人口数量的恢复也需要50年以上的时间,这就是人口结构的威力——更不要说目前完全没有恢复到这种水平的先例,日本从1.26短暂恢复到1.44已经是仅有的孤例。

值得注意的点有二:

其一,是日本启动上述组合拳时生育率还在1.26,而中国的生育率已经连续三年低于这个水平(2021年1.165,2022年1.065,2023年1.02),目前尚未有实质性措施阻止生育率下滑。实际上,中国很有可能已经错过了启动组合拳的时间窗口,即政策成本越来越高而效应边际递减,从收入产出方面,已经不再值得将这笔投入用于鼓励生育。

其二,是从低生育成因上看,中国的低生育更类似韩国,即25-29岁年龄组生育的崩塌。因此中国更有可能形成类似韩国的极低的生育水平。

韩国形成极低生育的主要原因,除了大家都看得到的不婚晚婚问题,还有普遍只生育一孩的问题。韩国25-29岁年龄组结婚比例越来越低,并且30-34岁年龄组贡献的生育已经达到25-29岁年龄组的三倍,而35岁就是医学上的高龄产妇——这就使得生育二孩的可能性急剧下降,目前韩国已经有超过61%的新生儿是一孩。在降低生育水平方面,过高育龄问题其实要比不婚问题要更隐蔽、危害更大。

日本 2023 年总和生育率降至 1.2,创历史最低,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

日本 2023 年总和生育率降至 1.2,创历史最低,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

虽然日本已经面临低生育问题多年,但它在在30岁以下年龄层表现为更温和的生育下降,初育年龄缓慢升高,这就在更大程度上保住了生育二孩与多孩的可能性,在数据上反映为一孩在数量上尚未超过二孩与多孩。这就是日本经历了更漫长的低生育阶段但生育率数字并未达到最极端情况、比韩国情况要好不少的主要原因。

再温和的下降也依然是下降。日本在30岁以前的生育情况越来越少,不仅压减了一孩生育,也变相地压减了二孩多孩的生育潜力。加之日本已经完全倒三角化的育龄人口年龄结构,日本的出生人口规模、生育率必然是长期看衰。

但是:日本的“少子化对策”真的算是失败吗?

前面我们说到,从结果上看,日本的“少子化对策”已经实质失败。然而,日本在80年代以来就经历了生育率快速下滑问题,而它使用的系列对策事实上将迫在眉睫的极低生育问题延后了16年-18年。如果不采取应对措施,今天的日本不仅同样是在适龄人口段形成更明显的倒三角结构,并且人口年龄结构还要更差、老年抚养比还要更高,留给应对人口问题的制度设计回旋的余地更所剩无几。

所以,查看日本生育率变化的趋势,我们能够发现,如果以其自身作纵向对比,这种应对实际上并不是完全的失败;横向对比中日韩情况,日本的情况也绝对称得上是温和。可是,日本在“少子化对策”各方面都花了很大力气,从立法、财政、制度建设方面都进行了很多探索,依然只取得如此成效,更应该使值持有“政策万能论”观点者警醒。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