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发文「推动城市医疗资源向县级医院和城乡基层下沉」,此举具有哪些意义?

知乎热榜2周前发布 NIUC!
138 0 0

言之尤李的回答

非常好!强烈支持!

如果配套,大城市的体制内、国企、公务员退休员工去县域养老,那么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良性循环。

随着中国社会结构的不断变迁,我们面临着多重社会现象与问题交织的复杂局面。其中,知识分子退休潮和银发经济的崛起,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和思考空间。

近年来,老三届的知识分子以及70后的知识分子正逐渐步入退休年龄。他们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是社会的宝贵财富。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是否可以探索一种新型的退休模式,即鼓励这些知识分子前往县城退休养老?这不仅可以让他们的晚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还可以为当地的文化、娱乐和社会风气注入新的活力。

下乡知青的经历已经为我们验证了这种政策的有效性。他们曾在艰苦的环境中挥洒汗水,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步入老年,如果他们能够选择回到县域养老,那么无疑将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银发经济的崛起,也为这种退休模式提供了有力的支撑。银发经济作为消费性经济,其外部性通常是正的,可以为当地经济带来实质性的增长。与此同时,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县域经济承接退休职工也将成为一种趋势。这不仅有助于平衡城乡差距,还可以推动县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例如,县域的公共服务、医疗组织等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进一步完善,以满足银发经济的需求。同时,还需要关注到银发经济的日均消费量问题,确保当地经济能够持续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教育部门的角色也不容忽视。他们可以通过鼓励退休老师前往中西部地区发光发热,为当地的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这不仅可以帮助当地提升教育质量,还可以为银发经济提供更多的人才支持。

此外,县域经济的高质量升级并不仅仅是购买机械设备和流转医生就能实现的。更重要的是要提升当地的服务质量和水平,让银发经济真正感受到舒适和便利。例如,县医院的B超机器虽然与三甲医院的设备相差无几,但医生的经验和技术水平却需要进一步提升。


愿意的。也强烈支持。

1. 引子:

近日,我偶然发现,自己曾设想的退休老人郊区养老的区域发展路径,已有企业开始探索实践。该企业为退休员工在古村落预定房屋10-20年的使用权,改造为院落式养老生活空间,受到积极响应。这一创新模式,无疑为区域发展开辟了新的路径,值得我们深入关注和探讨。

2. 年轻人逃离市中心的趋势

当前,我国各大城市群的发展模式大多遵循中心外围理论,中心城区改造升级面临重重困境,因此选择不断向外扩张,以应对新流入群体的住房与生活压力。然而,这种发展模式无形中增加了年轻人的通勤成本,成为他们逃离超大城市、大城市的重要推力。通勤成本的上升,不仅影响年轻人的生活质量,更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们的职业选择与发展空间。为了寻求更宜居的生活环境,许多年轻人不得不放弃市中心的工作机会,迁往郊区或更远的地方。这种趋势不仅加剧了城市的人口分布不均,也对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了潜在威胁。与此同时,我们观察到西方国家的后城市化进程中,富有阶级主动搬往城郊,享受别墅化的高质量生活。

然而,这种西方城郊养老的模式在我国并不具备广泛的适用性。中国主城区老龄化人口的构成中,工薪阶层占据了绝大部分。这些工薪阶层往往退休金微薄,甚至有些人因种种原因并未享有退休金,他们一家人不得不挤在几十平米的房屋内,难以追求现代意义上的高质量生活。对于这部分群体而言,他们的日常生活大都深度依赖于医疗服务。由于身体状况的制约,他们可能需要频繁前往医院挂号排队,以获取必要的诊疗。广泛的排队导致996的年轻人只能陷入到半夜急诊排队的境况,不利于年轻人保持健康体魄,也就导致持续的纳税额度难以提升,也就影响到了后期的公共社会福利。遗憾的是,中国目前的分级诊疗制度及报销制度尚不够完善,导致大量患者集中涌向三甲医院,使得这些医院天天人满为患。这种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情况,不仅使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变得稀缺,也让医生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下,难以腾出足够的时间为每位患者提供详尽的诊疗服务。因此,目前三甲医院的医疗技术服务提升进程相对缓慢,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

城市中心城区的老龄化趋势已日益凸显,以繁华的上海为例,某些楼栋内老年人的比例甚至超过60%。这些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面临着诸多不便,他们上下楼梯显得吃力,也不擅长网络购物。由于收入有限或是节俭的习惯,他们更倾向于前往菜市场或打折店购买临期食品,这样的购物方式不仅限制了他们的选择,也增加了城市的交通压力,进一步加剧了城市的拥挤效应。与此同时,老龄化问题也制约了城市绿色化升级改造的步伐。在追求现代化和绿色发展的道路上,城市需要更多的空间与资源来推动相关项目,但老年人的居住和生活需求却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这一进程。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些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普遍不高。他们渴望能够居住在带有庭院的舒适环境中,享受便捷的医疗服务。然而,现实条件却往往难以满足他们的这些期望。因此,如何在推进城市发展的同时,更好地关注和满足老年人的生活需求,成为了我们亟待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3. 策略探讨

如今,机遇已然降临。回顾往昔,青年SSXX运动曾有力支援了各地区的发展;而放眼当下,退休老人郊区化养老战略正逐步成为新的焦点。老年人群体的运动活力和日常活动相对较为有限,他们更倾向于在宁静的环境中度过晚年时光。因此,推行退休老人集体化生活模式,通过对口分配或抽签流动性分配的方式,实现统一规范化安置,不仅减少了个人生活物资的需求,也便于提供更为精准的养老服务与定制化服务。在这一过程中,国家专业化公司将负责运营,确保生活物资的统一配置,从源头上提升服务效率与质量。资金来源方面,可以依托市中心年轻人的租金和消费税,形成稳定的资金流,为养老服务的持续发展提供有力支撑。与此同时,随着老年人向郊区迁移,市中心腾出的空间可以进行长租公寓式改造,以吸引更多年轻人入住。通过收取较高的租金和消费税,不仅能充分释放年轻人的生活活力和工作热情,还能为城市的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这种新模式的打造,将有力推动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实现城市资源的优化配置和社会各年龄层的和谐共生。

年轻人留在市中心的必要性讨论:

“公务员热”现象背后,实际上揭示了社会财富代际流动弹性的增强,这一现象在县域层面尤为显著。从多个维度来看,公务员岗位对许多人来说,确实具有不小的吸引力。从就业个人身份认同感的角度,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教师以及公卫人员等体制内工作在县城内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认同感。这些岗位在县城常住人口中的占比虽然仅为2-3%,但其稳定性和社会地位却使得很多人趋之若鹜。从收入角度来看,尽管体制内工作的薪酬绝对值可能并不是最高的,但相较于其他行业,其稳定性和增长性却是不容忽视的(预期从孩子出生到孩子大学本科毕业的净收入是443w)。例如,在滨海县,公务员的年薪最高可达17.51万元,这在当地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收入水平。而且,除了基础薪资,一些优秀医师还可以通过诊疗和其他技术性收入获得更高的薪资。从工作半径和生活便利性的角度来看,体制内工作往往能够提供更为便利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工作地点离家近,通勤时间短,这使得员工能够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家庭和个人生活。

然而,对于从一线城市退回到三四线城市的人来说,他们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一方面,他们可能难以适应三四线城市相对较低的收入水平;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在一线城市养成的事业观、视野观、消费观没有被适当调整,那么他们可能会感到生活质量的明显下降,尤其是当涉及到孩子的教育和成长时。因此,对于是否选择退回三四线城市从事体制内工作,每个人都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追求做出权衡。如果你能够调整自己的心态和预期,适应三四线城市的生活方式,那么体制内工作或许能够为你带来稳定和安逸的生活;但如果你对事业、视野和消费有较高的追求,那么或许一线城市仍然是更好的选择。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