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中,有没有办法杀了大宗师?

知乎热榜2个月前发布 NIUC!
250 0 0

夜景湛虚明的回答

原著小说里面,范闲看到叶流云一剑斩半楼之后,是召开了一个“如何才能杀死一位大宗师”的讨论会议:

  范闲很认真地说道:“你们说……怎样才能杀死一位大宗师?”
  ……
  ……
  议事厅里马上冷了场。众下属们面面相觑,桑文姑娘更是惊的将自己那张有些阔的唇角抿成了樱桃小口,史阐立更是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转身离开。
  这是议的什么事?
  怎样才能杀死一位大宗师?
  如果真有人能够想到法子,那南庆与北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派人去依法杀死四顾剑,然后两国先将东夷城的财富与那些诸侯国的贵族女子们分了赃!
  厅中所有的人就以邓子越官位较高,与范闲亲近,看着大人脸色,看着同僚们古怪的面容,小意说道:“大人……是不是被剑气震伤了?”
  范闲一怔,旋即大怒骂道:“我没有伤到脑子!”

《庆余年》中,有没有办法杀了大宗师?

  他也不理会下属们有多震惊,反正强逼着大家出主意。一时间,议事厅内众人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拣些荒唐的主意出,只是一面出着主意,一面众人心里都有些不安,大宗师受万民敬仰,乃是神仙一般的角色,此时却要依着提司大人的命令,想着怎么去害他……
  但监察院终究是流着黑水儿的阴坏衙门,略说了几句,众人便放开了胆子,更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快感,开会商议怎么杀大宗师……就算杀不了,但光想想也是有够刺激了。
  有人开篇名义说道,对于大宗师,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所以要对付他,首先就是削弱他的力量,增强自己的力量,建议用毒。
  马上有人反驳,大宗师功力已臻化境,毒药入体,马上就被化作雪水一摊,没有用处。
  便有人建议,应该选择那种激发人体本身特质的药物,既不是外毒,却又能在短时间内调动人体的情绪或者精力,事后自然会虚弱。
  范闲冷冷插话道:“那是春药。”
  又有人言,欲夺人性命,必先乱其心志,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应该构织某些特殊的场景,激化大宗师的情绪,让他的心神陷入昏乱之中。
  范闲点点头,十分赞赏,心里却在骂着,欧阳峰疯了更厉害。

《庆余年》中,有没有办法杀了大宗师?

  邓子越想了半天,忽然一拍桌子说道:“其实不难,只要想办法布置一个局,让对方无法轻身逃脱,便用六处弩营围之,依列而放,不停不歇,耗其真力,拼将万枝弩箭,也要让对方体衰气弱……然后再用五处黑骑冲之,大宗师毕竟不是神,以一敌千可,以一敌千骑……总是会死的。”
  范闲看着他,问道:“你这个计划,估计要死多少人?”
  邓子越盘算了一下,禀道:“六处弩营估计全灭,黑骑应该还能有一成的活人。”
  范闲摇头道:“我是要杀人,不是要自己的人去送死。”
  邓子越兴奋说道:“若真能成功,死多少人倒是无所谓。”
  范闲一挑眉头。冷笑道:“那你怎么能让对方不动不逃?就在那里任你射,任你冲?他又不是稻草人……”
  邓子越沉默了。
  头脑大风暴仍然在继续,众人出的主意也愈发荒唐无稽起来。有人建议当绑匪,有人建议玩雪崩,有人建议在茅坑上做手脚。
  然后反驳的意见也随之而到,首先是四顾剑并没有亲人,他的亲属都被他自己杀光了,同时东夷城那个地方一年到头也见不到雪,至于最后那个提议,众人嗤之以鼻,根本懒得理会。
  范闲冷眼看着这一幕,心头稍安,今日这番看似荒唐的议事,其实他是为了冲淡下属们心中对于今天抱月楼一事的震骇之意,叶流云的骤然出现,毫无疑问在这些人的心中产生了强烈的阴影,甚至连高达的脸上都很难见到原来的坚毅之色。
  带着这样一群下属做事,就不能任由他们沉浸在这种不恰当的情绪之中。
  所以范闲才会正大光明地要求众人商议如何杀死大宗师,几翻讨论下来,可以明显地看出,众人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已经淡了许多,亢奋之余,也算是扫清了白天里所受到的震撼,效果十分不错。
  当然,厅中议事的人们也确实提到了一些极有效的法子,谁知道将来范闲会不会用上,至于众下属都理所当然地以四顾剑为假想之敌,却有些出乎范闲意料。
  庆国的臣民,自然是根本想不到要去对付叶流云的。
  因为与北齐正在蜜月期的缘故,因为范闲与海棠的关系,因为范家小姐如今已经成了苦荷大师的关门弟子,众下属自然也不会瞎到在提司大人面前商谈如何杀死苦荷。
  又是四顾剑那可怜的。

《庆余年》中,有没有办法杀了大宗师?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