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知乎热榜2周前发布 NIUC!
104 0 0

OBSERVER的回答

过早被惦念的、不确定何时到来的、必须且越来越必须的、愈来愈将接近的……

松雀的这个情节和人物形象设计事后细品起来属实非常有意思……有的地方应当是编剧组有意设计、专门构思,有的也许只是无心成巧、是笔者多想了,但不论如何,从结果上来说——

松雀这个人物在当下这短短的一段故事中所具有的具体情节要素与形象要素数量,是多到了“哪怕是作为一个单个作品人物塑造而言,都有充足富裕”的、甚至有些复杂的这样一个程度。

但最有意思和了得的是,她的这些个情节和形象要素,尽管数量出人意料地多,但回过头来看细琢磨竟然也并没有出现混乱或要素互相打架的状况,而是具有足够逻辑合理性,有产生出环环相扣的勾连关系的。

当然,比起上来就说这个,这回这情况自然是先品鉴一下那处最为亮眼的情节段落与情景渲染ava 实际上只要这块儿讲完后,沿着这里的逻辑倒着捋回去,上面笔者所说的这个多要素勾连的逻辑大家也自然而然就会明白了。

前两天笔者搁想法里简单地提了那么一嘴,不过并没有详述,这篇回答中就展开讲讲这地方,也就是我先前说能落出这么一段情景,其编剧必然是需要有一个情感细致入微、且十分狠得下心的笔触才能作出来的这里——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这个情景搁前面那般详尽的、甚至是都有些摊开的过于细碎阐释后,相信这里笔者应该不用再过多解释了,哪怕造化不够的估计都有十之六七能感受明白这块儿的意思,故此我这儿就不多修饰、直接讲了。

这一幕总结起来是这么一句话——

松雀她甚至需要去请求她的师父快点杀死她,以完成这个使她为大义献身之事——

——不然她恐怕就要害怕的颜面尽失、恐惧地逃跑了。

有一句老道理是怎么个意思的来着?何种死亡的什么过程最能令人自发地感到恐惧/什么样的死亡最难熬?

已然得知却即至未至的注定死亡最难熬。

很显然,这回剧情的这种桥段,是没可能按在先前崩坏系列中的其它人,譬如芽衣和琪亚娜那样的人物和人物关系上的——因为和一般二次元故事中常见的路数不同,七术中其它人和松雀的关系更多的尚只是一个同僚之间的关系,而松雀终究也更只是一个心境寻凡的、单纯无辜的普通人。

不妨来想想,假使真把这种类似“世界与你”的二择难题按到芽衣和琪亚娜头上的话,情况怕不是芽衣第一个就不同意,然后一句话就把这情节逻辑链条干碎了,没法儿往后接着写了hhhh 而琪亚娜那边恐怕则是反之,以崩三琪亚娜的毅然性格和不计个人得失的观念,面对这种境况,大抵琪亚娜是会很坦然了当地接受、甚至尝试实行这个方案。到时候我们怕不是会反过来看到“芽衣那边拼命试图挽留,而琪亚娜这边反复试图自我奉献”的状况了a_a 然后再发展下去估计就能瞧见一个更纯粹和透彻的“《罪人挽歌》第二”了(

再具体来说就是,七术那边其它人和松雀的既有人物结构关系,很难能够得当地有一个如芽衣和琪亚娜这样一对一的、足以来说出像芽衣的“爱情宣言.txt”那般的人物关系空间(当然,在这条道儿上走的最远的是瑟莉姆awa 但这个情况离真正的“可行动”设计还差那么一点儿距离——也有不得,有了就同上假使了hhhh);而松雀这边也并不是像琪亚娜那样心境打小就里里外外都该说不愧是卡斯兰娜血统的、那般“战士”之心境,而只是个除了作为术的基础共有特质以外,里里外外都更为接近寻凡之人——比乐土猫猫都还更接近寻凡的一个普通人。

但松雀这故事的魅力和触动人心之处,也恰恰正在于松雀她只是一个寻凡心境的普通人;而松雀之于七术这边的其它人而言,虽并没够到琪芽那样的人物关系条件,但或多或少地,七术也均对面临如此境况的松雀关爱有加——

毕竟需要意识到这么一点,就算仅论七术内,其它的人作为七术、甚至大多是早在成为七术之前,便均是或既有所立、或既有所异、或既有所求、或既有所为的,多少能够跟白及的所做所想称之为同道者的一群人。

而只有松雀,是仅因为她有拜白及为师这么一层师徒关系,曾受白及之惠,才进而卷入其中成为七术之中的一份子的。并且最终也全然意外地,其「蜕变」后所产生的能力特质,结果亦十分戏剧性地是诸位术中之于影灾而言最为关键、但也代价最为高昂的一个重担,成为一个使达成同归于尽的祭品。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现在回过头来看,显然这里是松雀「蜕变」后的时间点情景。 〕

不瞒你说,笔者也是这一章交代的差不多了之后,才回过头想明白前面两章的一些设计和表现迹象疑点为何如此,或者说才反应过来前面两章表现出来的、七术中其它人的一些状态境况实际上是在干什么——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如松雀也意识到的、但逻辑上又不止于这个表述上的那样——

七术中除了白及的其它人,那些有志者,是在以自己这百年来绝大多数时候均处于极大段沉眠为代价,来力量入钉镇住影灾,再由作为造就七术之况的、罪魁祸首的白及,这唯一的“有辜者”,亲自来集七术的力量化做锁链,尽可能地限制住影灾和“等价交换”规则所带来的增长……

他们是用这一套对自身的沉眠和囚禁为代价,来尽力拖延影灾彻底失控的时间——

来尽可能地为松雀再多换回些体验生命的时日。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这会儿再回过头来品品这块儿松雀的自述和这么两句旁白,用意所指是不是一下就明晰的不得了了hhhh 〕

——现在应该反应过来了为啥刚到琅丘那会儿,明明知道说是有七术,但有所看到的、日常在活跃的术却只有松雀一位,其它的术不是销声匿迹,就是只有个关联的钉子、不见真身了吧……?其它术都在为了作为唯一的特殊状况、亦是最无辜卷入的松雀能多有几年生活,自我沉寂用力拖延灾祸呐a_a

——松雀她确是受七术众人所关爱着的。

甚至老实说,这其实是一个于情于理都在逻辑上能说通的方案——

毕竟照前面故事的说法,身为已接收星之环残片的七术(或者大抵可以粗糙地说是“火星特供版树海混合弱化律者”hhhh),他们的自然寿命已然极为漫长了——但松雀在这个情况下若无其它稳妥之法,恐则只能活到不知道哪天影灾完全遏制不住、彻底失控那天,然后便迎来那不得不面对的大义之死亡。或许是几十年后,或许就是下一刻——且会随时间流逝越来越接近后者的状况。

关于松雀的情节勾连设计,这就讲完了嘛?当然没有awa!

可能有些看剧情看的仔细,想的也多、或者对落地文本比较敏锐的小机灵鬼反应过来要说了——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诶,虽然事儿是这么个事儿、逻辑也是这么个逻辑没有错——但好像再怎么说,就现当下主角团参与进来的这个时间点儿来说,松雀也满打满算搁现世活了100来年了吧(还是以永恒美少女的状态活的@v@)?虽说“怕死”多少是可以想象理解的、甭管活再久也可能高低会有点儿的人之常情,可以尚且不论,但前面那些诸如什么“还有很多没有做的事”之类的,是不是稍微显得有点贪心、或者让人心生疑问早干嘛去了a_a?

戳(错)liao~(了)ava!

虽然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但松雀这个戏剧性境况,它妙就妙在这儿——

你想想,松雀这样的一个普通人、甚至是比一般人还要更怕丢命的普通人,在已知的这种困局境况下,她会是、能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态活着?

对于现实生活中咱们这样的一般人来说,虽然大家都知道“人终有一死”,但寻常情况下大家应该不咋会真正经惦记“自己的死亡”这事儿,甚至哪怕真到七老八十或死之将至了,可能比起正面惦记这事儿,这句话反倒也有一小部分人能反过来拿它当没啥辙情况下的自我开解和慰藉的情况吧?

但松雀所面临的境况并不一样——

面对这样一种过早被惦念的、不确定何时到来的、必须且越来越必须的、愈来愈将接近的死亡,

她将必然是处于一种无形之惶惶、压抑之迷惘之中(甚至就这种情况来说,心灵稍微脆弱点儿的没准儿都能直接滑到茫然之颓废中去……松雀这样都算好的和足够坚韧的a_a【2】),不可终日,无法当做无事发生,亦放不下心态真去充实地生活着。

同样有句可能比较新的老话可以很好地反向对照阐释这个心境,“人总以为自己是不朽的【1】”——而松雀所面临的这个境况,就是彻底的把这种心态给打破了,并且甚至反向加码,得到了一个几乎隔三差五、时时刻刻都会提醒你那么一遭,提醒你你那必然的死亡一直高悬于上,随时可能坠落下来的那么一个境况。

【1】

(这句话的意思并不单纯止于字面,稍有点绕——指的是人不到七老八十就总会认为、甚至是不自知地认为自己还有大把时间和生命可以挥霍的心态。笔者初次听到它是在一个英文演讲视频中,不过早就找不到、也忘了是啥题目了orz)

【2】

哦说到坚韧,我不大确定剧情里编剧搁最后白及那儿说的那个坚韧指的究竟是哪一种、落点在哪儿——如果是这里说的这事儿、这种的话,那这回的剧情在这个方面,搁我心底这儿还能再给它加几分hhhh

换个角度上来说其实还是那句话——

何种死亡的什么过程最能令人自发地感到恐惧/什么样的死亡最难熬?

已然得知却即至未至的注定死亡最难熬。

松雀的情况实际上压根儿就并不只是剧情中大家看到的最后那一刻才会有这种感受——而是这种感受有被拉长于这未知长度的有穷之中,并颇为细碎地、前疏后密越来越密地,洒满了她人生时日中的每一处。

她生命中的每时每刻都将面临或强或弱地这种恐惧难熬——上面最终的那一刻只不过是当然的恐惧压抑之极点而已。

故此我们所能看见的,她所在做的,也仅仅只是继续刻意“扮演”着术,继续行一如其术名那样的「欺瞒」之道,欺瞒他人,欺瞒自己,填充着这份无措与注定且时时刻刻的行将就木——而巧妙的是,行于该道的同时,也意味着她确确实实在行使着术的职能,确是作为最恒常与现世和民间活动的一位术,来为大家主持嵬集。【3】

换句话说,这个「欺瞒」之道,反使她于结果上达成了真实。

【 有一说一,这东西多少带点儿自指悖论hhhh 而且我一开始以为它会按寻常路数那样反着来,类似前一阵子常见的那种说法,也类似原神那边“被命令的自由还能称之为自由吗”那样的路数——

如【 你以为我术的道路是欺瞒/有欺瞒的能力,但我实际上并没有欺瞒/并没有欺瞒的能力,那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欺瞒(而这又算不算有欺瞒的能力呢@v@?).txt 】这种路子……

但我没想到,它原来是正着来的……是你越欺瞒,则你越在术上名副其实——因为她那并非扮演的刻意“扮演”,本身“扮演”的就是术,而且还是「欺瞒」之术hhhh

所以某种意义上,她这倒也是唯一一位其终点道路不会行至术名之极致,而是行至一个过程存在悖论地相反境地中去的术……(或许这也是编剧组刻意安排?亦呼应于最终是她成为了特殊的影之弱点?不过老实说个人认为这个「欺瞒」估计还有文章,亦确有其能) 】

【3】

【 尽管从最终揭露的(或者就前面「娑」的那些世界状况来看,对剧情党和崩学家而言多少早就能猜到的)这一套原理上来说,大抵嵬集这件事是整的越多,最终的影灾力量也就越大……换句话说对整个世界,拖住影灾大球的其它术,当然还有她自己,是个负面影响——但老百姓终归得吃饭。

是的,这事儿再细想一些就成那些个二次元经典【个人-民众】路数道义难题了@v@ 再掺点儿对比渲染啥的就更显著了——然而三崩子并不是这个风格路子的作品hhhh(不过老实说其实能看见这回琅丘松雀故事已经搁边边角角稍微掺了些了hhhh 只是没再度强调而已)

——话说那个“无花”的伏笔去哪儿了……不知道下章能不能看着后话表达不a_a

这回就讲完了嘛?仍然没有awa!

前面只说了情感处理和心态逻辑这两个入微之处,但行为动机这块儿,还仍然尚未触及——也就是她为何如此做/什么支持着她如此坚持地行在这个逆常理而行的道路上。

这块儿也是这个情节逻辑链勾连中,颇为可圈可点的一个地方,甚至是最为夯实和做为逻辑基础、使上面的一切能够不论从普世价值还是人物故事动机上均能说通的地方。

松雀的这个故事情节,从故事题材层面上来讲,可以说是经典的【为了普世的民众与大义,能否/需要/不得不牺牲一个无辜个体】的一个两难情况题材。通常情况下来说,我们一般会认为,为了前者而强迫地牺牲后者,并不是道德的。

但这就是松雀这个故事安排设计的可圈可点、亦颇为有意思的一点了——

如果这里那个将被牺牲的人,是一个胆小怕死的寻凡之辈没错,但这个人又是个很向往大义之举,有想作为行牺牲大义之人的梦想、甚至需要的这么一个人呢?

而为何会有如此欲求嘛……在松雀的这个情况中,则又是基于她小时候的悲惨人生经历从而产生的。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这应当也就是这个作为第二段题头语的台词的真意所指。 〕

三崩子这回的松雀的故事,对此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情景阐释和落地渲染。

——这会儿再绕回去看第一段中的那个情景,明白松雀请求她的师父快点杀死她、免得她要害怕的做出逃跑之举了这件事对松雀来说有多重要了吧……

同样地,这也很好地阐释了我开头所说的勾连性——它竟然真形成闭环了。这是一段从头至尾全然自洽的故事。

而松雀在最后的正式决战策略中,最终所给出的答案/表达也并不意外——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她最终不再遮掩,坦然地承认了——她的确喜爱这人间烟火。并愿意为了保护这人间烟火,而自我牺牲。

甚至要看前面那块儿的话,这事儿崩三编剧组还有设计冗余,额外给了个没起作用的杀招(我甚至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实际上是个作冗余的功能性情节设计hhhh 融的属实很自然),万事尽了才到这一步——属于是把可能被嚼舌根的坑全堵上了hhhh 这回这剧情安排多少属于是过于经得起考验的剧情安排了2333

但最后这块儿虽然路数寻常没错,然而真正形成巧妙的地方是——

仍然是结合于前面的“欺瞒”与“真实”的主题,松雀在最后这会儿不在欺瞒,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之后,她恰恰具有了那早就只差临门一脚的“(守护他人之)战士”的心境,亦也因此不再有任何恐惧相——

她在最后这会儿,知行合一、货真价实地 成为 了一个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想扮演的英雄——并不是 扮演 ,而是 成为


别的其实这回的剧情里诸如崩学设定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道具展现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哦我的上帝,竟然真有朝一日能见着miHoYo做“拿出道具画面表现”了hhhh——而且还是带旋转动画和即时光影演算的awa! 〕

啥的零零散散可以一说的地方也有不少,不过一者是有点儿细碎,二者是有些我现在还拿不大准,这回就不多提了。

最后就只额外提一嘴这个BOSS战——

说真的,虽然三崩子的BOSS战一直以来整的都挺漂亮,做的不赖,但说能真正彻彻底底达到超乎想象、让人眼前一亮的全然惊艳级别程度的,除了罪人挽歌那会儿芽衣的切照片那一刀以外,搁我这儿来论的话是没有啥真谈得上的了……

但这回这个完全不一样——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平平无奇,没啥惊讶→ 〕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嗯……?有点儿东西0_0→ 〕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卧槽0a0!?绝!! 〕

如何评价《崩坏3》的7.5版本主线剧情与boss战?

〔 啊0.0还能这样的嘛hhhh 〕

这回这章最后的这个BOSS战,它几处动作战斗情景与形式的水准、尤其是构思设计水准,着实是非同一般地惊艳,远非寻常同类项、甚至不少相对异类项可以比拟……

而且芽衣那个切画只是个叙事表达设计,这个可是实打实的游戏内部元素交互设计,且哪怕都不说这论外水准的构思,它也同样是从实现到表现均颇有难度的那种——并且它甚至tnd是具有充沛的、高核心集中度的、形式多样的艺术类表达的设计……

老实说我是真没想到“影子”这个主题竟然还能用这样的形式跟3D动作类游戏有效结合——而且这个严格来讲的话应当说是还包含了些“皮影”的意思在里面……结合琅丘和松雀的文本、美术风格……真的是绝了0_0!

(说真的,之前我也奇怪咋都到火星了,琅丘还惦记着整国风……但现在我有点儿怀疑怕不是就是为了这碟醋包的这碗饺子了2333)

这回这个BOSS战、尤其是后面二场景大阶段后,是毫无疑问地富含创意与水准的创举之设计与作品。

这里的这个“富含创意与水准”的程度,具体点儿来说是指——考虑到构思独创性、创意巧妙性、实现水准难度、还有整体风格统合,这回这个BOSS战的设计水准和整体成果,甚至足够算作世界翘楚那一档。同时还具有论游戏类艺术设计的资格,并且还不低,中游往上起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