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是一种天性吗?

小尘的回答

我有两个女儿。

一个是绿茶婊,一个是白莲花。

她们每天在我眼皮底下斗来斗去。

为了完成任务,我连夜记笔记,对女儿们进行道德教育。

「就算你们不是一个妈生的,也要相亲相爱!」

1

我穿过来的时候,林家四口正在享用下午茶。

五岁的林舒薇看着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奶声奶气地说:「好羡慕姐姐就知道吃,不像我,只会心疼爸爸。」

比她大两个月的林悦白如遭雷击,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甜点,眼泪大颗大颗砸了下来。

我反手一巴掌朝着老公的脸抽了过去。

两个女儿震惊地看着我。

我的冰山总裁老公捂住脸,用眼神询问:「?」

我甩了甩打疼的手,替林悦白擦掉眼泪,又笑着揉了揉林舒薇的头。

「舒薇偏心哦,怎么不心疼一下给你们做甜品的妈妈?」

林悦白看了看她爸,又看了看我,若有所思。

林舒薇乖巧地点了点头,甜甜地对我说:「妈妈,您也辛苦啦。」

我满意地笑了。

毕竟,我打林天择,是为了在她们面前立威。

我摸了摸她们的头发。

「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有事说清楚,不要乱吵架,知道吗?」

我穿的是一本狗血豪门小说。

原著里,清冷高傲的京圈太子爷爱上了柔弱清纯的白莲花林悦白,一路她飞他追,路上却遇到了女主的异父妹妹林舒薇横加拦路。

一共一百章的小说,林舒薇以一己之力虐了他们九十八章。

书里的林舒薇自幼患有先天心脏病,从小被父母过度溺爱,行事张狂又毒辣,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抢林悦白的东西。

所以,她对男主执着得像脑子卡了 bug,认为只要干掉林悦白,男主就是自己的。

从此,男主身边每天都像在演动画片,两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在同台竞技。

一个疯狂作死,一个嘤嘤嘤哭。

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

最后男主总算解决了所有困难,与林悦白终成眷属。

而林舒薇气得心脏病发,连带着败光了林家。

林天择事业家庭接连受到重创,精神崩溃,一枪打死了无底线溺爱女儿的原主,自己去跳了楼。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现在正一脸天真无邪地啃我亲手烤的地瓜。

2

晚上,林天择走进卧室,板着一张帅脸。

「宁凝,你今天打我,很没有规矩。」

我坐在化妆台前,透过镜子睨了他一眼。

其实我真的懒得理这个男人。

原主与他本就是政治联姻,两个人婚后除了造孩子,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但他是女儿教养不能缺席的重要一环。

大部分女性,人生中要处理的第一个异性关系,就是自己与父亲。

一个冷漠缺位的父亲,对女孩带来的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更何况林家这样复杂的亲子关系——

林悦白,是林天择已逝的前妻留下的女儿。

这也是林舒薇凡事都要争高一头的原因之一。

毕竟原主每天除了逛街泡吧花花花,剩下的时间都在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耳提面命。

「林悦白那小贱人,就是和咱们母女争抢家产的!」

在这样的环境浸染下,姐妹之间出现雌竞是必然的。

见我沉默,林大总裁很不高兴。

「宁凝,我在问你话。」

我漫不经心地拿出一沓诊断报告,扔在了他脸上。

「这是之前带两个孩子去做的心理检测报告,你自己看。」

林天择怔了怔,低头翻看了起来。

检测结果就写在第一页,明晃晃的大字摆着。

「林舒薇,双向情感障碍障碍,偏执倾向。林悦白,抑郁情绪,讨好型人格倾向……」

林天择把报告扔到一边:「小孩子一时的情绪而已,我林天择的女儿,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打击。」

你拿枪崩死我之前再说一遍这句话!

「你林天择是什么?不也就是肉体凡胎?是人就会生病,更何况像她们这样,每天被你要求高强度不间断地学习。

「她们每天除了上课,还要学舞蹈、钢琴、绘画、插花,甚至击剑!你还要求她们必须拿第一,你有两个女儿,她们怎么分配这个第一名?

「这么小的年纪,就要每天察言观色,权衡利弊,争权夺宠,心理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林天择沉默片刻,皱着眉说:「总不能让她们每天出去玩,不务正业。」

什么正业,国际吃奶联赛吗?

我无语,走到一扇柜门前,冷冷地说:「这是你逼我的。」

我熟练地解开密码锁,刷地拉开那扇门。

三米挑高的柜门里,摆满了金光闪闪的手办,从奥特曼到钢铁侠,从富坚义博到伊藤润二,还全都是限量版!

我随手拿起一个,林天择立刻大惊失色:「我的迪迦!你别动它!」

「这就是你的正业。」我鄙视地看着他,「男人,你记住,从今天起,她们哭一次,我就烧一个。」

3

友好地达成了战略共识,女儿的教养就提上日程了。

我先是把那些杂七杂八的兴趣班砍掉一半,只留了她们各自喜欢的种类。

林舒薇选择了游泳,林悦白选择了散打。

她们非常默契地,无意识地,选择了自己欠缺的东西。

林舒薇欠缺一副健康的体魄,而林悦白欠缺一副率性的心肠。

一切办妥当之后,我免了送他们上下学的司机,改为自己亲力亲为。

去幼儿园的路上,两个女儿安静得极其诡异。

直到到了幼儿园门口,林舒薇才瘪着小嘴问:「妈妈,你是不是不会来接我们放学了?」

话音落下,林悦白的眼泪霎时喷涌而出。

「妈妈,你不要我们了吗?」

我哭笑不得,只能把她们揽在怀里安抚。

「你们这么乖,可爱又聪明,妈妈怎么会不要你们?妈妈还怕有人来跟我抢闺女呢!」

苦口婆心解释了半天,两个孩子终于手拉手进了学校。

但在原书里,林舒薇从幼儿园就已经开始霸凌林悦白了,寻到机会就要打她骂她,还抢她的午餐,在她的牛奶里加颜料。

我留了个心眼,跟保安表明了身份,然后偷偷进去观察。

才走出校门的视野范围,林舒薇就率先甩开了林悦白的手,原本挂着乖巧笑容的脸也拉了下来,阴沉得能滴水。

「我哭你也哭,学人精!」

林悦白吸了吸鼻子:「我、我不是学你,我是真的想哭……」

林悦薇嗤之以鼻:「我妈对你又不好,你哭什么?」

在家是咱妈,出来就变我妈。

绿茶婊的制霸技能,人家五岁就玩明白了,属实是天赋异禀。

林悦白嘴巴笨,技能都点在了泪腺上,吵架根本就吵不赢。

林舒薇看到她哭就来气,伸手就去扯她的头发,我正思考要不要冲出去制止,突然就传来一个稚嫩的男声。

「林舒薇,你又欺负悦白,忘了我上次说过什么吗?」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哦嚯,好漂亮的一个男孩子。

明明只有五六岁,却已经脱离了凡间男孩的低级趣味,气质清冷又沉稳,手里还抱了本书。

我仔细看了看,儿童版《时间简史》。

同龄的孩子这时候应该还在捡屎。

我有点不祥的预感,下一秒,林舒薇就叉起了腰。

「贺屿森,你不要总是管我的事!」

果然,贺屿森,不就是这本小说的男主角吗?

4

原书里的男主,自带毒舌嘴炮技能,我没有想到,这个技能从五岁就开发了。

「我管你的事?你想多了。」

贺屿森冷哼一声,走过去拉起林悦白的手。

「我管的是悦白的事,你想怎么样随便你,但你为难她,我不会放过你。」

只是一个小孩子的威胁而已,在普通人听来可能并不会当真。

但我知道,贺屿森自小父母双亡,他的爷爷奶奶对他极尽宠爱,旁人稍微惹他一点不高兴,就会死得很惨。

林舒薇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因为她们刚进入这所贵族幼儿园的时候,原主就曾经再三叮嘱过:

「别的人咱们林家都不放在眼里,但那个贺屿森,一定要好好拉拢。」

那时的林舒薇还不懂什么叫作拉拢,她自动把它翻译成了——

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喜欢自己。

前一半她做到了,后一半既然做不到,以作者给她的智障逻辑,她就把前一半的 KPI 做成了两倍。

贺屿森牵起林悦白的手,施施然地离开了。

林舒薇站在原地,气得两眼发红,像是快哭了。

这股气,林舒薇憋了整整一上午。

直到午餐时间,林舒薇趁林悦白走过来的时候,猛地一撞。

林悦白餐盘里的食物就都泼在了自己身上。

「哎呀,对不起……」林舒薇漫不经心地道了歉,突然眼睛一瞪,「这衣服不是我的吗?你居然偷我扔掉的旧衣服穿!

「哇,林悦白偷东西!

「还是偷旧衣服,好不要脸!

「脱脱脱,现在就脱下来!」

林悦白霎时成了嘲笑和围攻的对象,我皱紧了眉,视线去搜索班主任,却发现她正躲在茶水间,跟同事闲聊。

「你班上那对姐妹又起冲突了,你不去看看?」同事好心地提醒。

班主任急忙说:「嘘,我才不去呢,两个都是林家人,我怎么管?管错了反倒要挨骂。」

我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天灵盖。

我把孩子送进学校,是为了让她们学习知识,学习道德修养和正确的三观。

可如果连老师的三观都是扭曲的,我的孩子会成长成什么样子?

5

我从暗处走了出来。

林舒薇见到我,眼睛亮了起来,欢快地扑进我的怀里。

「妈妈,你怎么来了!」

我没有回抱她,而是说:「舒薇,你姐姐的衣服,是我送给她的。」

林舒薇身体一僵,抬头怔怔地看着我。

「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把衣服送人,是妈妈的错,你愿意原谅妈妈吗?」

林舒薇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很快,若不是成年人有心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她小小地点了下头,温软地说:「我当然不会生妈妈的气啦。」

「谢谢。」我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那么,你也要对姐姐道歉。」

这次不只林舒薇,连同匆匆赶来的班主任也愣住了。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林舒薇才是我亲生的那一个。

林舒薇环视了一下周围那些千金公子,头疼似的问:「在……这儿?妈妈,回头我请姐姐吃顿好的吧!」

班主任也在一旁笑道:「小孩子之间的吵闹,不至于的。」

「可能别人家的孩子不至于,但我家的孩子,必须懂得对和错,也必须能承担对和错。」

我笃定地看着林舒薇。

「道歉,就在这儿,声音不能小于刚刚。你要让所有人都听到,悦白没有偷东西,她是清白的。」

林舒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流淌出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怨毒,几乎是咬着牙说出那三个字。

「……对不起!」

我看向林悦白,她在众人的目光中瑟缩着,有些惶惑。

「悦白,你接受吗?妹妹的道歉。」

林舒薇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过去,林悦白后退了两步,才小声说:「妈妈,我没事的。」

「没事,不是接受,更不是原谅。」我放轻了语气,「只有这件事能在你心里翻去这一页,才叫作原谅。

「所有以旁观者姿态劝你原谅的人,都是在道德绑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能逼受害人原谅加害者。」

我环视了一眼周遭的孩子们。

「老师不行,父母不行,其他无关的人更不行。」

6

回家的时候,林舒薇破天荒地没有再装出天真可爱的样子,刚进门就气鼓鼓地冲进了房里。

她这样的变化,在我看来却是好事。

如果孩子在父母面前伪装,那只能说明,她连最亲密的父母都不信任。

我去了林舒薇的房间,她正在房间里发疯,尖叫着把桌子上、柜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个遍,嘴里还在不停地骂:

「贱人!贱人!装无辜的贱人!」

如果我没有看过这部小说,实在是想象不到,原来五岁的孩子能骂出这么多恶毒的词汇。

看来,她平时看的电视和书籍,也需要重点观察。

我走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对不起,刚刚让你难受了。」

林舒薇委屈地掉了眼泪,抽泣着问:「妈妈,你怎么突然不喜欢舒薇了?你更喜欢姐姐了吗?」

我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轻轻拍了拍。

「怎么会呢?你和悦白都是我心爱的女儿,但就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才想让你拥有正确的是非观。

「比如刚才你的行为,叫作霸凌,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你,那是错的。

「你根本无法想象,你一时的虚荣与快乐,会给别人带来多深的伤害。」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林舒薇似乎并没有什么触动,她仍试图用撒娇蒙混过去。

「我又没有打她骂她……」

「并不是只有打骂才算霸凌。」我捏了捏她软软的小脸蛋,「言语上的侮辱,态度上的排挤,拿别人的缺陷来开玩笑,这些明知会伤害到别人却偏要做出来的行为,都是霸凌。

「你已经很优秀了,不需要用凌驾于他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林舒薇一脸的无法理解,毕竟她还太小,又受了那么多年原主的洗脑。

我只能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想不明白这件事,那妈妈只能让你留在家里,不能再送你去上学了。」

林舒薇浑身一震,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放开了她,迫使自己的语气强硬起来。

「舒薇,一个有知识的恶人,比愚蠢的恶人更加可怕。

「我不希望我的女儿,成长为只会践踏他人,欺凌弱小的怪物。」

7

为了表达不满,林舒薇把自己关在房里,绝食抗议。

晚餐时,我对林天择简单说了下幼儿园里发生的事,他也表示理解。

这个男人虽然不通人情,但观念还是正的。

吃了两口饭菜,林天择看我不动筷子,有些奇怪:「孩子不吃就算了,你怎么也不吃?」

「孩子犯错,是父母的责任。」我把眼睛从红烧肉身上移开,擦了擦口水,「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言传身教,能让大人傲慢地站着不动。」

林天择怔了片刻,随即也放下了筷子。

「我去书房工作。」

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别太晚,今天起,每天晚上都要给女儿讲睡前故事。」

林天择飞快地回头:「童话?我?」

我挑了挑眉:「不然呢?晚上烧个钢铁侠?」

林天择大步流星地冲进了书房,关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家里三个叛逆儿童,其中一个还超龄,我好惆怅。

林悦薇的坚持没有撑太久,小孩子大多是没有长性的。

很快,她就来到我房间,柔软温顺地伏在了我的膝盖上。

「妈妈,是我错了,我以后都不会那样做了。」

「妈妈相信你能做到。」我柔声说,「因为舒薇不是个坏孩子,你聪明,努力,甚至还很善良。」

小孩子是很奇妙的。

当他的一些优点为人所察觉,便会努力将它放大,试图让更多的人看见。

「妈妈,我善良吗?」林舒薇问。

「当然。」我认真地与她对视,「你会体贴问候管家伯伯,冬天会给司机叔叔带暖手宝,还记得之前路边看到那只死掉的小狗吗?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只有你会给小狗造墓碑。

「你只是还欠缺一点同理心,但妈妈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林舒薇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说:「妈妈,我会努力做个善良的人。」

我笑了:「妈妈拭目以待。」

8

两个女儿睡觉前,我把刀按在迪迦的脖子上,把逃避现实的林天择从书房里揪了出来。

听说爸爸妈妈要讲故事,两个小孩四只眼睛加起来茫然了得有八分钟。

还是林舒薇反应快,仰起脸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

「太好了,舒薇最喜欢听妈妈讲故事了。」

你喜欢个屁,你压根就没听过。

我把嘴边的吐槽咳掉,把她们抱到床上去,盖好被子。

我和林天择一左一右,把两个孩子拥在中间。

「想听什么故事?」我温柔地问,「白雪公主,还是睡美人?」

又是林舒薇先抢话。

她想了想,认真地说:「我想听小头爸爸大战隔壁老王。」

我:「……?」

「你会吗?」

我绝望地看向林天择,他回我万年不变的死人脸。

「这本故事书家里没有,今天先换一本好不好?」我摸摸林舒薇的头,又看向一声不吭的林悦白,「姐姐呢?想听什么故事?」

林悦白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悦白听什么都可以。」

我点点头:「那……」

「不过,」她飞快地打断我,脸上依然是清纯和无辜,「如果能讲灰姑娘就最好了。」

咱就是说,有话不肯好好说的毛病,到底是谁教她们的?

我从床头抽出《灰姑娘》递给林天择,示意他来读。

林天择无奈地叹了口气。

「从前,在某个城镇上,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

林天择读起故事来木讷而生硬,语气十分催眠,两个孩子很快就昏昏欲睡了。

就在我打算拉着林天择悄悄离开的时候,林舒薇突然说:「妈妈,我觉得灰姑娘的姐姐们好可怜啊。」

我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为什么?」

「因为,她们什么都听妈妈的,甚至割掉了脚指头,可王子还是不喜欢她们呀……」

我怔了怔,随即放柔了声音。

「是呀,所以妈妈不会要求你们去争夺王子,你们还有一片大大的森林,森林之外还有幽灵密布的古堡,有风雪肆意的冰原,有沉睡的巨龙和会唱歌的矮人,还有骑着扫把的女巫。

「世界上那么多有意思的事,哪个不比王子有趣呀。」

林舒薇睡着了,我看着她的睡脸,不禁思考——

是时候拔除她对贺屿森的病态执着了。

9

可惜贺屿森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家中突逢变故,飞快地转校了。

临走前,他拉着林悦白,认真地说:「等我长大了,我就来娶你。」

说完,他还在林悦白额头上亲了一口。

好可怕的一张嘴,五岁就会骗人,还会强吻别人!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读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同时交往五个女朋友,还义正词严地对每一个女朋友说:「我心里有个小姑娘,所以我是不会爱你们的。」

不爱却睡,长脑子的都不会搭理他。

结果林舒薇成了那五分之一。

我张牙舞爪地冲出来时,贺屿森已经走到了自家车子前。

他看了看林悦白,又看了眼林舒薇,淡淡地说:「你一辈子都比不上你姐姐。」

我他妈……我女儿轮得到你来评判?

我趁保镖没反应过来,冲过去指着他鼻子骂:「你一辈子都长不到一米八!」

贺屿森勃然大怒,却也只能无能地瞪视我。

我冷笑:「你还一辈子都长不到八厘米!」

「?」

这句小屁孩没听懂。

愣神的保镖们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护着贺屿森飞快地跳上车溜了。

我转身抱起林舒薇:「你记得,但凡不爱你的人,说的话都是放屁,因为他们根本不希望你变好。」

林舒薇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会儿,才甜甜地笑了:「嗯,妈妈说得对!」

她究竟有没有在意这句话我不知道,但后来的林舒薇,确实像是变了个人。

她待人谦逊有礼,又十分热心肠,也再没有欺负过林悦白。

两姐妹之间的隔阂很快就消除了,相亲相爱地一路走过了小学,又上了初中,成了社交圈子里有名的千金并蒂莲。

眼看着林舒薇对我的好感度已经到达了百分之八十,我本以为,姐妹雌竞的戏码就此偃旗息鼓,我也不用再吃枪子儿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了变故。

from 知乎热榜 https://ift.tt/E1mAoDB
via IFTTT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