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知乎热榜1个月前发布 NIUC!
462 0 0

小尘的回答

我和江京砚暧昧了整整三年。

除了没官宣,其他什么都做过了。

我是他的青梅,朋友,知己。

但唯独不是女朋友。

因为江京砚说过,他喜欢自由开放,最讨厌被束缚。

所以我从之前古板保守逐渐变成了如今的卷发红唇。

可直到他把烟圈吐到我的脸上,目光落在远处白裙的女孩身上时。

那张刚吻过我的唇才勾起一抹弧度。

「我跟她接吻的时候,她连换气都不会。

「脸憋得通红,也不敢推开我。

「艹,太纯了。」

1

浪子竹马为爱回头,跟我宣布此生只爱一人。

可那个人不是我。

我遮住了脖子上他刚亲出来的吻痕。

故作无所谓的问道:「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竹马掐灭手中的烟,笑得放浪形骸:

「她好看,但没你骚。」

听到这句话,我心底说没反应是假的。

从高中到大学。

我和江京砚暧昧的了整整三年。

除了没正经官宣,其他什么都做过了。

我是他的青梅,是朋友,是知己。

但唯独不是女朋友。

因为江京砚说过,他最讨厌被束缚。

所以这些年,他纵身情海,纸醉金迷,女人不断。

却始终没个正经女朋友。

我心底密密麻麻的的酸涩像是潮水般喷涌而出。

却故作不在意的「哦」了一声,笑着调侃:「乖乖女啊。」

江京砚缓缓吐出一口烟圈,眯着眼睛看着操场上某个方向。

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那张刚吻过我的嘴唇勾起一抹弧度

「嗯。她很乖,还没谈过恋爱。」

我垂下眼睑,指尖掐了掐掌心。

脖子上他刚刚意乱情迷时亲出来的吻痕,在此时竟让我感觉到了几分痛意。

江京砚之前说过,他从不搞乖乖女。

因为她们无趣还麻烦。

所以我从之前古板保守逐渐变成了如今的卷发红唇。

只为了迎合他的喜好。

可如今江京砚嘴角扬起一抹笑,像是在怀念:

「我跟她接吻的时候,她连换气都不会。」

「脸憋得通红,也不敢推开我。」

「艹,太纯了。」

他低骂一声,摇了摇头。

我嘴角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沉默半响,艰涩开口。

「她叫什么名字?」

江京砚啧笑一声,暧昧的摸着我的脖颈道:

「她啊,你也认识。」

落下这句话,他转身离开教室下了楼。

我下意识的跟在他身后,不停的思索着这个人是谁。

大脑里出现了无数猜测,却又被我一一否认。

直到几米远的地方跑过来一个白裙少女。

江京砚张开双臂温柔的将她揽在怀里,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柔情。

而她娇俏的环住江京砚的脖颈。

笑得羞涩。

我僵在原地,被刺激的半响回不过神。

因为她是我的室友。

许绵言。

2

许绵言一直都是乖乖女,她从不去夜店酒吧之类的地方。

每天的日常就是教室宿舍和图书馆。

可以说,她是个最标准的乖乖女。

和江京砚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

他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除了那次。

那次我在宿舍和江京砚打视频电话,没有注意到有人在洗澡。

而一向保守的许绵言那天破天荒的只穿了内衣就从浴室里走出来,然后很不巧的被江京砚看到了。

事后,许绵言哭红了眼。

我还记得,我将这件事说给江京砚的时候。

他啧笑一声,说了句「麻烦。」

我捏了捏指尖,一时间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心太脏。

可明明,许绵言是最清楚我和江京砚暧昧关系的人。

3

「京砚,你怎么和她在一起?」

许绵言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却没发现她有丝毫的心虚。

她与我对视时,那张文静柔和的脸上反而多了一丝敌意。

甚至还故意亲密的挽住了江京砚的胳膊。

我心底低嘲一声,又看向江京砚。

想看看他会回答什么。

毕竟,他刚刚还在和我激情热吻。

「顺路而已。」

江京砚漫不经心的回道。

我的心沉了沉,刚想开口说什么。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呼喊,让我躲开。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江京砚猛地拉开许绵言护住了她。

而我,被突如其来的足球砸的摔倒在地。

身上传来剧痛,耳边嗡嗡作响。

我狼狈不堪的想从地上爬起,可没有人上来扶我。

我下意识的想喊江京砚,却只看到他拉着许绵言上下打量。

然后看到了她被足球擦过而弄脏的裙角。

「京砚,这条裙子是你送给我的。」

许绵言眼眶发红,咬了咬唇难过道:「我最喜欢它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穿。」

江京砚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越过我大步朝着踢球的人走去。

我捂着被撞疼的肩膀看着他与人大打出手,任凭旁人怎么拉都没用。

只觉得胸口闷沉沉的。

或许我被砸的是心脏。

又或许,我想起了那个也会为我出头的江京砚。

4

高中时,我的性格还不像现在这么洒脱。

以至于被人围着欺负时,也只能身体发冷的缩在原地。

印象最深的是和江京砚的第一次交集。

当时我和班上的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那群男生知道我身材好,故意让我脱掉身上的外套。

然后眼神下流的打量着我,猥琐的评价着我。

在我手足无措,茫然无助的时候,是江京砚站出来与那些欺负我的男生大打出手。

更是在事后向所有人宣布,我是他罩的。

至此,少女的心底萌发了爱意的嫩芽。

后来我为了追赶江京砚,逐渐丧失了自我。

他说他不喜欢文静乖巧的。

我便烫发化妆穿短裙,努力的朝着他喜欢的方向去改变自己。

可现在,他又说他喜欢乖的。

5

我从地上爬起,独自一人离开了操场。

操场上的事惊动了学校官网。

毕竟江京砚是 A 大出了名的浪子。

他家境出众,长相俊朗,却一直都是肆意放浪的游戏人间。

从来不会为了某朵花而停留。

可这次却为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女生大打出手。

直接震惊了所有人。

他们都说江京砚这次是真的栽了。

我将手机关掉,不再看有关他的任何信息。

可我避不掉。

晚上的时候,许绵言回来了。

我问她:「你和他是什么时候谈的。」

许绵言炫耀似的勾唇笑了笑:「很早了,上个月就开始了。」

可这个月江京砚还在与我保持亲密关系。

难怪那晚我和他抵死缠绵的时候,他意识朦胧间叫了一声「言言。」

我嘲讽的轻笑一声。

「你知道京砚跟我说过你什么吗?」许绵言盯着我脖颈的吻痕又说道。

我抬头:「什么?」

许绵言的脸上多了丝笑意:「他说你很廉价。」

我身形微顿,指尖掐了又掐。

却还是没能将心底的抽痛给压下去。

6

我的确没有当小三的癖好,所以这个晚上。

我是认真的想过和江京砚断了的。

但第二天,江京砚开着辆超跑停在了我的面前。

他偏头,让我上车。

然后直接去了酒店。

这家酒店我很熟悉,我和江京砚的每次缠绵都是在这里。

「依依,先给我口。」

江京砚摸着我的嘴唇,笑得轻挑暧昧。

我偏头避开了他的手,冷静的问道:「不是说为爱回头了吗?」

江京砚点了根烟,笑道:「最后再爽一次,这次过后我就要为我的宝宝守身如玉了。」

他说的深情又可笑。

我突然想起了昨晚许绵言说的话。

或许我的确很廉价,但我的道德应该没问题。

我压住了心底的苦涩,避开了江京砚的吻。

然后一字一句道:「江京砚,我没那么贱。」

我转身拿上包,拉开房门的时候。

我听到了江京砚在我身后漫不经心的道:

「依依,走了就别回来了。」

他的声音细听下压抑着几分情欲还有被扫兴后的怒意。

这么多年的习惯让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我听到了江京砚啧笑的声音,心口骤然一痛。

「廉价」两个字在我脑海里不停的回放。

我甚至能想到江京砚说这两个字的语气和表情。

一定和现在差不多。

我没有再犹豫,可刚走出房门就被江京砚强行抓了回来。

他粗喘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侧,低哑着嗓音叹息一声:

「真是服了你了。」

「我不守身如玉了,以后只和你搞怎么样?」

「但你别让言言发现,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直接推了出去。

我胸口起伏,像是第一次看清了这个人。

「江京砚,别恶心我!」

屋外倾盆大雨,我跑进雨中却没有丝毫感觉。

江京砚恶心,我也恶心。

7

雨一直在下,我蹲在公交车站牌下狼狈的像只落汤鸡。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

周围的人纷纷用奇怪的视线打量着我。

我双手抱膝,唇瓣发白。

不远处来了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其中一个靠近我笑得猥琐:

「妹妹,多少钱啊?」

我木着脸看了他一眼,刚想起身离开。

另外几个也一起围了上来。

我胃里作呕,想要推开他们却没有力气。

只能崩溃的喊道:「滚啊,我报警了!」

然而这话反而让他们更加兴奋了。

就在我无助的时候,一道清冷的男声响起:

「已经报警了,警察还有三分钟到。」

「你们确定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男人模样很年轻,应该也是附近的大学生。

眉眼冷冷清清的,五官俊美端正。

那几人顿时向四处散开。

我眼眶发红,哽咽道:「谢谢。」

男人清冷的眸子淡淡的看着我,半响,才「嗯」了一声。

而我也在这时发现了这个男人是谁。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